澳门六彩最快开奖

Industry News

2015油企进入艰难时段

2015-06-17 19:53:43 hualun 99
随着国内外各大石油公司年报的相继出炉,2014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的影响逐渐显现,无一幸免。“三桶油”净利润业绩不佳,跨国石油公司的实体经济指标油气产量和炼油量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在国际油价持续下跌的大势下,石油石化行业的基本走势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2015年将是石油公司最难过的一年。”中化石油勘探开发公司原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分析说。受成本变化滞后的影响,2015年石油公司面临着更为严峻的局面。为应对油价持续下跌带来的影响,石油公司各显神通,裁员降薪、压缩成本、走科技创新之路,以期渡过难关。
 
  破局要看下游
 
  国际油价下跌对石油公司的影响是最直接的,而市场需求也是石油公司未来发展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预测,在没有外部供给冲击下,未来12个月,油价只会略微反弹。“油价继续在低位滞留的主要原因是总供给继续大于总需求。”朱民分析说,从市场供求看,要把油价推回到70一80美元/桶,需要每天减少现有产量的3%,但现有的石油总供给结构决定了减产难以实现。此外,美国页岩油生产只会做边际调整。因此,总供给不会迅速下降。而从总需求来看,历史数据表明,任何总供给的迅速变化都建立在总需求的基础和长期变化趋势之上。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2015年我国经济增长预期为7%,这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速。经济增速的放缓直接导致需求减弱,这也为石油公司的利润增长带来了压力。但在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战略研究室高级经济师罗佐县看来,虽然国内需求会受影响,但不会太大,受影响主要表现在化工产品上。成品油的需求不会下降太多,民众对汽车的需求尚属刚性。
 
  需求降低并不是最糟糕的。朱润民认为,受成本变化滞后的影响,2015年将是石油公司最难过的一年。原因在于油价下行初期,油企的成本仍在上升,至少没有下降。在油价触顶大幅回落的初期,成本继续处于上升或高位周期,2015年的半年报会有更明显的表现。
 
  且与2013年国际油价相比,2014年价格跌幅只有4%一5%,影响是有限的,而2015年油价跌幅高达30%一40%,跌价所造成的影响远大于2014年。
 
  但也有观点认为国际油价正处于逐渐回升的过程中,受此影响,石油公司未来所面临的形势将有所好转。
 
  2015年第一季度国际油价曾两度跌至43美元,桶,之后便有较大回调,长期徘徊在40美元/桶到60美元/桶之间。卓创分析师高健认为,从整体看国际油价40美元,桶的支撑力度较强,正在寻求复苏,有反弹的走势,油企将迎来新的机遇。
 
  终端产品价格比原料价格反应快,原料成本增长缓慢,下游产品价格增长快,一旦原料价格发生反转,炼油利润将有可观表现。且现在国内下游产品价格已基本脱离原油开始变动,这些迹象均表明石油公司的前景将逐渐明朗。
 
  这种变化更能显示下游的优势。
 
  从跨国石油公司的年报可以看出,第四季度亏损较大,主要来自上游,很多公司靠下游支撑整体利润。罗佐县认为国内公司在低油价时期也要靠下游为盈利支撑。虽然上游通过技术革新具备一定的地域低油价的风险能力,但技术革新是长期性的,而且中间可能出现断档,复杂油气田不可能短时间通过技术化解危机.从效益角度考虑,上游短期那已脱离困境.反观下游当油价维持低水平时下游的成本更低,且通过优化管理、提高效率效益能够得到较为快速的提升。
 
  BP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它公开宣布是下游丰富的现金流撑起了公司的整体利润。国内石油公司未来也会朝着这种形势发展,但要放松市场管制,减少政府对公司日常经营的干预,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力量。
 
  新建产能的两难
 
  年报显示,2014年中国石油炼油业务亏损71.55亿元,中国石化炼油业务亏损20亿元。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与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二者在炼油板块亏损的差距源于练油产能普遍过剩。中石化销售终端大可能助其消耗了产能,中石油练油产能过剩的问题可能更为明显些。受油价波及最为严重的是油服公司。2014年11月17日世界第二大油服公司哈利伯顿和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签订收购协议,抱团取暖。油服公司钻井、物探服务队失去工作量,将迫使他们大幅降低服务工作费用。加之勘探开发规模下调,单位支出的成本下降,朱润民表示这将是新建产能的好时期。
 
  实际上真正影响未来油价的是新建产能的成本,这一点在2015年下半年会逐渐显现。新建百万吨产能的成本决定了未来的油价水平。但与跨国石油公司相比,我国的石油公司新建产能和产量的持续增长空间有限。
 
  商业化的石油公司储采比是10:l,中国石油做为资产规模和产量位居前列的企业,1P储量(证实储量)规模不及埃克森美孚,储采比不及埃克森美孚和康菲;而中国石化和中国海油储采比与国际石油公司的差距更大。“这均反映出中国三大石油公司未来开发建设新建产能的空间和机会不多,产量持续增长的潜力和空间非常有限。”朱润民表示。这一点在中国石油2015年的勘探开发板块支出上已有显现。中国石油预计勘探与生产板块的资本性支出为2002亿元,占总资本支出的比例不变。林伯强也预测,今年情况较好的应该是中国石化,相对而言,受油价影响比较小的应该是中下游。“之所以说下游稳定,是因为消费市场相对稳定,能更好地规避风险。而上游则会对油价反应更敏感些,受油价波动的影响较大。”
 
  尽管相当一部分人对今年油价的趋势持悲观态度,但林伯强认为,油价波动的影响仍将是短期的。在勘探开发上,石油公司还是应该能继续保持投入,这是战略性的考虑。油价探底后最终会回升,所以,石油公司应寻求机遇,在油价下行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不过,罗佐县认为此时并非新建产能的好时机。油服公司费用降低只是成本的一个方面,能动用多少储量归根结底还是和油价有很大关系。
 
  非常规的生命力
 
  价格跌至40美元,桶左右,替代能源及非常规油气的命运又将如何?
 
  美国引领了轰轰烈烈的页岩油气革命,多数石油企业都投入到了页岩油气的开采中。但油价持续下跌,如今已跌入“40”时代,这些在繁荣期大量增加债务的石油企业负债情况更加严重。据华尔街见闻网站报道,美国的18个页岩油产区中,只有4个产区的页岩油公司还能勉强保持不亏损。德意志银行曾在报告指出,如果油价跌至55美元,桶,信用等级为B或CCC的能源公司有三分之一将无力偿债。
 
  一方面我们看到油价下跌对页岩油气的冲击,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页岩油气的顽强生命力。即使油价跌破80美元/桶,包括Bal(1(en和EaeFord这两大最重要页岩油产区在内的页岩油仍然能够继续盈利。Eagle Ford地区的部分页岩油在油价跌至50美元,桶时也能盈利。新生力量总会遭遇挫折,生存下来证明其本身具有一定的生命力,如果还能优中取胜,更值得嘉奖。
 
  作为中国最大的页岩气示范区,涪陵页岩气已实现商业化开采。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涪陵页岩气产能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全年产气10.81亿立方米,占全国总产量的73.3%。预计2015年涪陵页岩气田将建成产能50亿立方米/年,今年在页岩气方面的支出规模是前几年总和的三倍多。中国石油也表示将2015年页岩气的产量目标从之前的15亿立方米提高至26亿立方米。产能已见规模,成本仍需降低,有例在先,努力亦有方向。
 
  在传统天然气供应有限的情况下,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正在逐渐成为两桶油新的争取的对象。目前,我国页岩气井的钻井成本已由每口井1亿元下降至每口井8000万元,并预期于一两年内进一步下降至每口井5000万元。在目前的天然气价格下,收支平衡的产量为每口井每天40000立方米。非常规油气的另一支新生力量致密油从2009年引进概念到前期勘探,再到实现致密油的重大发现,6年时间里,中国石油逐渐形成以长庆油田、青海油田、吐哈油田和大庆油田为主的四个重点开发试验区。致密油开发初具规模,成为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发展的“生力军”。
 
  但高健认为,我国非常规油气的开发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受制于国家政策、地理条件等方面因素的制约很难复制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未来发展道路仍需不断探索。
 
  林伯强则指出,现在讨论油价下跌对非常规油气开发的真正影响还需要更长的低油价时间,如果油价只是短期波动,对页岩气开采影响就不会很大,尽管新的投资会减少,中国已经着手开发的公司目前还会维持现状继续做下去。
并购力戒“抄底”理念
 
  储采比制约了“三桶油”国内产能的扩大,而国际油价下跌对他们来说则是一次“走出去”并购资产、扩大产能的良机。现在国际石油市场的收购价格只有前两年的一半,业内普遍认为此时应该加大海外投资。
 
  2012年,中国石油总裁周吉平在中期业绩记者会上表示,中石油将拿出1/3的资本用于海外投资发展,公司的目标是要在未来的5~8年,建成海外的半壁江山,即海外产量将占公司总油气产量的50%。
 
  2014年,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实现油气当量产量147.2百万桶,占中国石油油气当量总产量10.1%,全年实现营业额人民币8,037.79亿元,占集团总营业额的35.2%;实现税前利润人民币192.42亿元,占集团税前利润的12.3%。虽然海外业务对中石油的贡献进一步提升,但距离50%的目标还较远。
 
  当距离碰上机遇,海外投资更显迫切。
 
  但问题同样存在。净利润的下跌带来的现金流紧张状况制约海外投资的步伐。去年高油价时石油公司的自有现金流就不高,油价持续下跌更难有富裕资金支持收购,而且要考虑到收购的风险。最大的风险在于储量和产量能否达到预期,且现在国际油价处于低位,各石油公司普遍认为油价未来很快会上涨,这将会影响项目估值和评价,从而影响成本。
 
  在朱润民看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走出去”步伐很快,但是大多没有反映在上市公司层面,使得两大集团所属上市部分的国际产量比重较低,没有真正反映出两大集团对上市企业“走出去”的支持力度。而中国海油的海外油气资产收购主要在上市部分实施,其